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合作伙伴 >

合作伙伴

与FT共进午餐:马友友

这位现年62岁的大提琴家,曾为8任美国总统演奏。在世界陷入割裂的当下,他努力搭建桥梁。但他会不会对特朗普说不

莱比锡历史悠久的尼古拉教堂(Nikolai­kirche)内,一场漫长的巴赫无伴奏大提琴组曲演奏会进行到了第1小时20分钟。第四号组曲终了,台下掌声如雷,此时马友友做出一个奇怪但又标志性的举动。他一手抓着大提琴,跳下演奏台,开始上下跳跃,同时挥舞着手臂,满面笑容,鼓励观众一同加入他的即兴健美操课。稍顷,一切归于寂静,注意力再次集中,他开始了忧郁的第五号组曲的演奏。

“观众来的时候就知道他们要坐着听2小时15分钟的无间断演奏,但如果你能表示出‘我看到你了,我知道教堂的长椅可能有些硬’,他们会感觉很贴心。”马友友笑着解释。那场演奏会的次日,我们在Riquet咖啡馆吃早午餐,就在教堂拐角处。“音乐会带给你大量下意识讯息。演出可不仅仅是听觉上的,还是视觉上的,也就是你从观众席接收到、又传回给观众的肢体语言。”他补充道,“昨晚席间有一位老先生,微笑着,全身心沉浸在音乐里,我隔一会儿就要看他一眼。”他模仿着老先生微笑着颔首欣赏的样子。“我喜欢选出几位观众,时不时专门为他们演奏。”

继承了20世纪最伟大的大提琴家帕布罗•卡萨尔斯(Pablo Casals)和姆斯蒂斯拉夫•罗斯托罗波维奇(Mstislav Rostropovich)衣钵的马友友,如今已誉满全球——但他受欢迎不仅仅是因为他高超的音乐技巧,还因为他对待艺术的开放态度。
 

马友友现年62岁,前后为8任美国总统演奏过——最受瞩目的当属奥巴马的就职典礼——在长达5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在全球共卖出过1000万张唱片。年幼成名的他对待自己的成就素来谦逊,由衷地希望与来自不同民族和文化的人交流。在世界陷入前所未有的割裂的当下,他在努力搭建桥梁,将来自各行各业的听众吸引到他的艺术殿堂——但我想知道,他会不会对唐纳德•特朗普(Donald Trump)说不呢?

马友友的演出曲目跨度甚广,从弗里德里克•肖邦(Frédéric Chopin)到菲利普•格拉斯(Philip Glass),从路易齐•波凯里尼(Luigi Boccherini)到阿斯托尔•皮亚佐拉(Astor Piazzolla),但真正为他赢得盛名的仍然是巴赫的大提琴组曲。他在1997年灌制的巴赫第一号无伴奏组曲前奏曲,是美国流媒体播放次数最多的古典音乐曲目。

“巴赫的音乐堪称我最重要的伴侣,一位同甘共苦的挚友。”马友友说道。他描述了巴赫在他父亲生命中的角色——在二战灯火管制期间,在巴黎读书的父亲白天学习小提琴奏鸣曲和变奏曲,这样晚上就可以在心中默演。“而轮到我20多岁开始演奏这套组曲时,我常常会接到人们的来信。他们可能在上学或准备考试,时日难熬,而巴赫带领他们坚持下来。”他说,“所以说,巴赫这套组曲始终有着非常特别的意义。”

这套大提琴组曲据信在巴赫1723年搬至莱比锡担任托马斯教堂合唱团指挥之前就已完成,但一直籍籍无名。直到1890年,13岁的卡萨尔斯在巴塞罗那一家旧货店发现了格鲁兹马赫(Grützmacher)的改编版本,这些曲目才开始广为人知。如今,这些组曲被视为跻身于巴赫作品中最耀眼的明珠之列,因其对人类现状的深刻洞察而备受珍视。作品对大提琴手极高的技术和情感要求也令人叹为观止——如果像马友友那样全程背谱表演,挑战只会加倍。我提出,昨晚的表演定会让巴赫本人感到惊叹。“哦,这我可说不好,我想他会点头认可,然后喝杯啤酒。”马友友笑着回答。这真是典型的马友友式回答;在我们的交谈过程中,他自始至终语调轻柔欢快,思想深刻,这让他的话有时略显晦涩,时不时穿插些自谦的说笑。

版权所有 ©东森娱乐平台粤ICP备xxxxxxx号